爱华和美华是豫东黄河故道两个出了名的美女美食美食

巴南历史网 2021-01-13 02:45:32

摘要:爱华和美华是豫东黄河故道两个出了名的美女。长的那个真叫排场,人都说是沙土窝里飞出来的两只金凤凰。 爱华和美华是豫东黄河故道两个出了名的美女。长得那个真叫排场,人都说是沙土窝里飞出来的两只金凤凰。如果说爱华是一朵含苞怒放的牡丹花,雍容大度;那么美华就是一朵迎春而立的月季花,清秀雅观,彼此难分上下。二人也是情同姐妹,可日子长了,细心的人都能发现二人性格却不尽相同,爱华温柔忠厚;美华精明泼辣。

究其原因,各有遗传嘛!两位姑娘的父亲虽说是未出五服的堂兄弟,秉性却大不相同,爱华她爹是个本分的庄稼人,种了几十年地,人就像黄河故道的土一样,厚重实在。美华她爹外号 诸葛亮 ,人如其号,颇能算计。

这男大当婚,女大当嫁。两位姑娘也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。三乡五里的媒人都想吃她们的大鱼,把她们两家的门槛都快踢掉了。说来说去,各方面条件都比较好的不外乎两家,西村王家,东村张家。西村王家的青年叫书堂,书堂他爸是乡里的干部,他妈是村小学的教师。书堂高中毕业后,也被父亲弄进乡政府,当起了国家干部,一家人都是吃皇粮的。这样的人家,在当地打着灯笼也难找。东村张家的后生叫满仓,满仓他爹是当地数一数二的庄稼能手兼木匠能手,犁耧锄铲,十八般农具,无不运用自如。地里的庄稼是年年好收成。满仓初中毕业后,跟他爹在家种地学木工,现在也是独当一面的好手了。两个小伙子也是各有千秋,个头都不算低,模样也都齐整。书堂显得文静些,满仓则更粗旷。

挑来挑去花了眼,爱华也不知哪个好了!更重要的是还得征求父母意见,说白了就是还得父母作主。爱华娘说:“她爹,你明跟着媒人转转,看那家合适就给妮儿定下来吧”。爱华爹用烟袋锅敲了敲床梆,算是做了回应。

傍晚,爹回来了。爱华一颗心扑腾扑腾乱跳,她不知道等待她的是喜是忧是乐是愁,那个将和她共渡一生的男人是谁?

答案揭晓:是满仓,东村张家的满仓。对于这个结果,爱华略有遗憾,因为她知道,或者说她能隐约感觉到她和美华二人,书堂更喜欢她多一些。但是她感到爹的选择又在情理之中,毕竟爹是个庄稼人嘛!

果然,爹就说了:“我先去了西村王家,书堂父母虽然客套,可我总觉得虚了吧叽的。和他们说话,东一句西一句,也觉得没话说。我在他们院里转了转,巴掌大的地方,连个鸡狗也不养,净种些花花草草,不挡吃不挡喝,啥用?我也没见他家的粮食在那放着,你说他们要是万一没了工钱,咋过?相不中!相不中!我到东村张家,满仓他爹老远就迎出来,一把拽住我胳膊,非要跟我喝两杯。嘿!咱庄稼人就是实在!我在他家也逛了逛,乖乖!老大一个院,架满了黄瓜豆角,长得那个真叫旺呀!牲口圈里猪肥牛壮。鸡棚里那老母鸡,一只只真叫肥。亲家母,不,满仓他娘当场逮俩就宰了,说要给我下酒。”嘿!爱华爹兴奋的头上都冒了汗,“我又到他家西屋一看,乖乖!两大囤粮食都顶了梁。两大囤啊!闺女!”爱华爹声音一重:“咱们庄稼人过日子就图个实在踏实呀!”

晚上躺在床上,爱华咋也睡不着,脑子里反复都是爹的一句话:两大囤粮食呀!闺女……爱华觉得自己像要嫁给两大囤粮食,她突然有些隐隐后悔。其实,在她内心里,书堂要比满仓的位置多一点。爱华叹了口气,一切都是命,都是缘分啊!

第二天,爱华爹在村口碰见了美华爹诸葛亮。诸葛亮说:“老哥,听说爱华侄女定了东村的满仓?”

爱华爹:嗯!

那要是其中离断的左中指、无名指出现瘀血瘀斑、呈毁损状这样,我们家美华就跟西村王家的书堂成了?

爱华爹:好!

我说老哥。你平时眼光最毒,这回可看错喽!

爱华爹:噢?

现如今,庄稼人可不吃香了,现在都行吃商品粮了!

爱华爹:球!

诸葛亮就是诸葛亮,会算计!自从美华嫁给了书堂,书堂家就发生了变化,先是书堂家爸提成了副乡长,后来又把他妈调到乡中心校,再后来,他们家都搬到集镇上去了。

爱华的情况可是大相径庭,结婚刚一年多,那个能干的公爹突然得急病死了。他走得倒是无痛无痒,可苦了爱华两口子,一家的重担全落到他们肩膀上。几年下来,昔日美丽的牡丹花,变成了昨日黄花独憔悴。脸也黄了,手也皴了,皱纹也起来了。以前的邻居见了她都惋惜她,叹她没福。

美华呢,靠公爹的面,在供销社当了售货员。风不吹,日不晒,雨不淋,再加上化妆品的滋养,简直是比做姑娘时还年轻。有一次,爱华去供销社买东西,正好碰见美华。俩人正在那说话,过来一人喊道:美华,等会再跟你姑说话,快拿东西!得!姊妹俩变成了娘俩。爱华是又羞又恼,打那,再没去供销社买过东西。

也是从此,爱华心里有了酸的感觉,恨的感觉。但是,让此情愈演愈烈的是缘于另一次会面,

那是过罢春节去娘家走亲戚,爱华和满仓骑着车子刚走到村口,突然听到身后喇叭鸣,接着,一辆黑色的小轿车停在他们身边。美华和书堂从车里钻出来。这时的美华更不同于往日,公爹已经是副县长了,婆婆是教育局的副局长,书堂在某乡任乡长,美华也在县新华书店上班,而且家已搬县里了。美华拉着爱华的手亲热的不得了,书堂也拿出好烟让满仓。这时,邻居也都围了上来,看此情形,议论纷纷:

瞅瞅人家美华,都三十多了,还跟以前一个样,不显老。

就是,人家嫁了个好婆家,有福分呢!

现在这爱华跟美华呀,一个天上,一个地下。

啧……啧……这人!这车!

爱华不知怎么走出人场,走到娘家的,整整一上午她没有说话,满仓叫她也不理。吃饭时,爹来喊她,她瞪了爹一眼,那眼里分明带着十二分的怨恨!

爱华是真恨上了,她好恨!恨自己当初糊涂软弱,恨但*ST天龙的重组仍不见起色。*ST天龙的重组不仅牵扯到补偿债务美华福大命好,恨邻居势利,更恨爹目光短浅,思想落后,断送了她一生的幸福。

每当被生活折磨的筋疲力尽的时候,每当夜晚来临梦回当年的时候,这恨就像茅草般滋滋生长,折磨地她咬牙切齿,彻夜难眠。一想起村口相遇,爱华就鲜血直涌,浑身颤栗。对爹的恨意也是与日俱增。甚至于有一天,娘托人捎信说爹病了,想她回来看看,她推脱说农活忙,没时间!直到有一天报丧的人告诉她爹老了,她竟没有一丝难受的感觉!

爱华的恨意并没有随着爹的死去而消失,它就像一只魔鬼盘踞在她的心里,吞噬着她的善良,忠厚……把她变成了一个妒妇!爱华感到自己快要崩溃了,快要疯掉了。

一场突如其来的变故,解救了爱华。美华的公婆因贪污受贿等罪被检察机关立案侦查,其间,夫妇二人自知难免,竟双双服毒自尽。书堂也被判处徒刑,没收财产。覆巢之下,安有完卵?美华也被炒了鱿鱼。无依无靠,只得领着孩子回到娘家。

消息传来,爱华像是大病初愈一般,浑身轻快了许多。她想了想,决定去看看美华。见到美华一夜之间,尽失红颜,爱华心中说不出是喜是忧。美华拉着爱华的手,哭着说:姐,还是你过得踏实呀!听了这话,爱华心里猛的一颤,自爹死后,她从没上过坟。

野草萋萋,孤冢数座。爱华长跪在爹的坟前,往事犹历历在目,蓦的,耳边又响起爹熟悉的声音:闺女,过日子,就图个实在踏实呀!顿时,数年的辛酸恨意都化作了泪雨滂沱……

共 2671 字 1 页 转到页 【编者按】一篇富有内涵的佳作,写的是同样年华美好的两个女孩儿爱华和美华,在父亲的做主下,嫁给了两个身份不同的男人,爱华心仪的其实是高干之子,可父亲却为她选了农民子弟,为的是让爱华过得踏实。可是,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,使得爱华比风不吹日不晒的美华苍老许多,生活质量悬殊,乡邻的议论更是让爱华十分难堪,因此,爱华心结深种,并在妒恨越来越深的状况下,连爹生前最后一面都不见。终于有一天,当美华所嫁的高干之家,因为父母贪污自杀,丈夫入狱,自己也因为身份突变而没了工作的时候,爱华终于明白了爹的良苦用心,更懂得了什么样的生活更适合自己。值得品读的好文章,推荐共赏,祝创作愉快!【:尚林夕】【江山部精品推荐】

1楼文友: 2 :16:10 作品立意很棒!文笔也流畅、自然,结尾不错。人嘛,真的就是这样,祸兮?福兮?

2楼文友: 09:09:49 欣赏佳作,祝创作愉快! 行到水穷处,坐看云起时!

楼文友: 18:05:28 题目很吸引人,语言有特色,内容不错,喜欢!

成都治疗包皮的医院
食道癌胃上提手术
西安治疗卵巢炎哪家好
友情链接